苏联的王牌被美国玩儿成了死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linkr.com/,乌克兰

石油工业成为苏联大国崛起的头号王牌起火爆炸的伊拉克石油钻井好大喜功的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尼克松的名著《1999:不战而胜》里根总统在白宫办公室玩橄榄球彼得施威泽:《胜利:里根政府加速苏联垮台的秘密战略》里根总统为法赫德国王的“高招儿”拍手叫好(1985年)军火工业是苏联经济第二大支柱站在坦克上的叶利钦(1991年8月19日“八一九政变”下午)

西方国际问题专家普遍认为,国际石油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俄罗斯经济的起伏和外交政策的强硬与否。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来自于1980年代中期国际石油价格“塌方”式暴跌,对苏联坍塌解体造成了不可低估的致命影响。

美国推出的“星球大战计划”广为人知,但是里根秘密启动的“压低油价政策”却罕见研究者注意。2002年11月,原俄罗斯联邦第一副总理叶戈尔盖达尔应邀在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演讲时,首次洞若观火地指出:“前苏联解体的时间,可以追溯到1985年9月13日。”

1971年中国的“九一三事件”震惊中外。14年之后,这个不吉利的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影响苏联前途和命运的惊天大事呢?且待从头说起。

沙皇俄国在1914年一次世界大战暴发前曾是世界第一大粮食出口国;沙俄1898-1901年的石油产量一度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

苏共执政后,强力推行祸国殃民的农业集体化,致使粮食生产元气大伤,苏联1950年的粮食总产量甚至低于沙俄时代的1914年。

苏联长期奉行要“大炮不要黄油”的政策,片面发展重工业和军事工业,导致重工业、轻工业、农业结构失调,甚至无法保证粮食和消费品自给,积重难返,危机四伏。

幸运的是,从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苏联在西伯利亚发现60余处超大型油田,石油产量突飞猛进。1975年苏联石油产量首次超过美国,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一大产油国和最大的石油出口国。石油工业成为苏联大国崛起的头号王牌。

与此同时,苏联沦落为世界最大的谷物和消费品进口国,40%以上的食品依赖进口。从1973年到1985年,苏联80%的外汇收入依赖石油和天然气出口,一半以上的外汇储备用于进口粮食和消费品。

美国联邦参议员、2008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John McCain)不无夸张地讽刺说:“苏联其实是一个假扮成国家的加油站”。

对苏联而言,更好的运气还在后面。1960-1970年期间,国际石油价格维持在1.8-2美元一桶的水平。由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与西方跨国公司议价成功,到1973年10月,油价涨到接近3美元一桶。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阿拉伯產油國宣布对美国实行石油禁运,导致国际油价急剧上扬四倍,暴涨到接近12美元一桶,立刻引发西方国家经济危机。

1973-1975年期间,美国国民生产总值下降6%,失业率从4.5%急剧攀升到9%,成为尼克松因水门事件大失民心、被迫下台的经济背景。一向强劲的日本经济,由于石油涨价在1974年出现战后首次负增长。

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后,伊朗和伊拉克空军相互轰炸对方油井,造成两国石油一度停产,打破当时全球石油市场供求关系的脆弱平衡,再度引起油价上扬,1981年国际油价一度攀升到39美元一桶。

在国际油价暴涨的背景下,1973─1982年期间苏联能源出口总收入增长了14倍,外汇像海水涨大潮般汹涌而来,想不暴富都难。

凭借“石油红利”,苏联挥霍硬通货购买西方先进技术设备和消费品,不需要实施经济、政治体制改革,不需要科技创新和提高劳动生产率,仅依靠出口能源,即可轻而易举地在经济、国防和全球争霸方面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这种经济增长模式弊端突出,明显地具有不稳定性和不可持续性。

在二战后的雅尔塔格局中,苏联在对外政策领域曾经相当谨慎。在柏林危机、朝鲜战争、前三次中东战争、亚非拉独立风潮、古巴导弹危机、越南战争等重大事件中,苏联领导人轻易不敢在境外豪赌。

可是,当美国越战失败、收缩战线后,北极熊被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胜利和诱惑冲昏了头脑,凭借出售石油的巨额收入,大胆跳出冰天雪地的老巢,野心勃勃地推行军备竞赛和全球争霸战略。

当年苏联“富得流油”,支持世界革命,穷兵黩武,全球扩张,遭到美国、西欧、中国、日本三面战略包围,再加上入侵阿富汗得罪了全球穆斯林,四面树敌,失道寡助,岂有不垮之理。

然而,苏联凭借汹涌而来的雄厚石油财力,挥金如土,胆大妄为,四面出击。美国经济则长期陷入“滞胀”困境,同时接连遭遇越战失败和水门丑闻的沉重打击。两大阵营冷战对抗明显出现了苏攻美守的战略态势。

在经济和军事实力急剧膨胀的背景下,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好大喜功的性格得到充分发挥。凭借出售石油的庞大收入,苏联野心勃勃地推行军备竞赛和全球争霸战略。

在1988年出版的《1999:不战而胜》一书中,美国总统尼克松精心统计了苏联上世纪80年代对第三世界国家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的惊人数字:每天3,500万美元!全年累计高达128亿美元(不包括苏联对东欧卫星国的援助),其中每年援助越南35亿美元,古巴49亿美元,尼加拉瓜10亿美元,安哥拉、莫桑比克、埃塞俄比亚30亿美元。

规模如此巨大的苏联对外援助,堪称骇人听闻。要知道,1981年中国的美元外汇储备只有区区27亿美元,1990年才首次突破100亿美元大关。

异常丰富的石油资源、国际油价不可思议地持续暴涨,再加上片面发展军事工业,堪称苏联大国崛起的三大关键性因素,同时成为苏联的致命软肋,成为帝国大厦根基坍塌的夺命裂痕。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苏联解体问题研究权威斯蒂芬科特金(StephenKotkin)甚至认为:“如果没有西伯利亚的石油,苏联很可能提前20年坍塌解体。”

由于苏联经济和军事力量在1960─1970年代高速增长,一些西方经济学家认为,苏联的中央集权和计划经济体制有可能比西方的自由市场经济更有利于经济发展和国防建设。

1975年,瑞典皇家科学院授予苏联国家科委经济计划管理研究所主任列奥尼德康斯罗维奇诺贝尔经济学奖,以表彰他在运用现代数学方法研究资源最优配置问题所作出的卓越贡献。

欧美知识界一向批评里根总统是“鲁莽狂热的战争贩子”、“梦游历史的头号蠢货”。美国著名公共知识分子、《帝王总统》一书的作者小阿瑟施莱辛格(Arthur Schlesinger, Jr·)1982年访问苏联后宣称: “那些认为苏联经济和社会已到了崩溃的边缘,梦中幻想外力再推一把,它就会滑落悬崖的美国人,只是在拿自己开玩笑。”

后人非常惊讶地发现,恰恰是鲁莽的“二杆子”里根对苏联的弊端和弱点做出了正确的估价,扬长避短,另辟蹊径,改变了以前尼克松、福特、卡特政府热衷于军备控制、维持战略均势、与苏联和平共存的缓和战略,作出了最令苏联难以忍受的致命决策。

美国著名冷战学者、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彼得施威泽(PeterSchweizer)在专著《胜利:里根政府加速苏联垮台的秘密战略》中披露,里根与中央情报局局长凯西(William Casey)等内阁大员在达成共识:“冷战前30年,美国一直遵守竞技规则,没有越过雷池半步。但是,仅凭这种寻常手段无法赢得冷战竞赛。”“当一个民主制度国家与一个极权制度国家作斗争时,前者处于一种明显的劣势状态,美国必须扬长避短。”

1982年11月10日,勃列日涅夫逝世之日,里根信赖的经济顾问亨利罗恩(Henry Rowen)献计说:“美国应该把军备保持在高水平,诱使莫斯科全力追赶我们,同时停止供应苏联经济赖以生存所必需的东西,美国在10年内就会看到苏联体制如何垮台。”

里根政府于1983年宣布启动“星球大战计划”,极力追求战略优势,迫使苏联进行新一轮的军备竞赛,借此拖垮苏联经济。

1982年世界经济衰退并伴之以石油价格下滑,里根政府决定趁火打劫,雪上加霜。首先,美国严格限制向苏联出口开采和精炼石油的高技术设备,阻挠和破坏苏联与西欧的天然气管道合作项目。其次,美国秘密支持波兰团结工会对抗苏联,向阿富汗抗苏武装提供3亿美元军火。最后,里根瞒着参众两院外交和军事委员会,秘密授权中央情报局局长凯西访问沙特,与法赫德国王达成绝密协议,凭借“市场力量”压低国际油价。

2002年11月,原俄罗斯联邦第一副总理叶戈尔盖达尔应邀在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演讲时,首次洞若观火地指出:“前苏联解体的时间,可以追溯到1985年9月13日。”当日,沙特政府石油部长依照与美国的秘密协议,宣布停止保护油价,大幅度增产石油。

1985-1986年,沙特石油日产量由200万桶猛增到1,000万桶,导致国际油价从1985年初35美元一桶一路狂跌,1986年跌破10美元大关,专家甚至预测会跌到5美元一桶。跌幅之大,史无前例,触目惊心。美国趁火打劫,紧密配合,遥相呼应,在国际市场大规模抛售石油战略储备,造成油价持续暴跌。

据美国经济学家估算,每桶石油跌价1美元,将造成苏联减少10亿美元外汇收入;每桶石油跌价5美元,将导致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1.4%,附带降低通货膨胀和使美国消费者受益。

作为计划经济和国营垄断的经济大国,苏联领导人保守封闭,不思改革;各级官员吹牛拍马,掩盖真相;新闻媒体歌功颂德,假话连篇。苏联经济部门没有建立任何机制防范抵御石油价格如此规模的大跌。当油价跌破10美元一桶后,苏联经济的决策者目瞪口呆,束手无策。1986年7月,苏联从西德进口一台特定的设备,所需要的石油出口量比一年前多出5倍。

苏共中央政治局致信法赫德国王,谴责沙特发动石油经济战。但是沙特有恃无恐,不为所惧。沙特并非美国的傀儡和应声虫。法赫德国王之所以全力配合美国,一半系与美国的战略伙伴关系,一半系为自身安全保障考虑。苏军入侵阿富汗对沙特造成重大威胁,使其不得不与美国联手抗苏。

沙特的油田在海湾地区沙漠,采用西方先进技术,开采成本低廉,海运出口便捷。苏联的超大型油田在西伯利亚冻土严寒区,加上设备落后和效率低下,开采和运输成本高昂。1980年代后半期油价剧跌后,沙特的石油收入仍然增加了三分之一。即使油价每桶跌至8美元,沙特仍然获利甚大。而苏联石油工业入不敷出,濒临破产,造成灾难性后果。

军火是苏联继石油之后的第二大出口换汇商品。1970年代油价高涨时期,苏联向中东产油国家出售的军火增加了五倍。油价暴跌后,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等以前大量购买苏联军火的产油国富裕客户,立刻面临外汇捉襟见肘的窘境,导致苏联军火销售收入剧跌,沉重打击了苏联经济的第二大支柱军事工业,致使苏联无力支撑新一轮军备竞赛,被迫大幅度消减对军队和军事工业的拨款。

国际油价暴跌造成苏联石油和军火工业在一夜之间断崖式崩盘,从根本上动摇了苏联立国的经济根基。1990年,苏联1,200多种基本消费品有95%以上经常短缺,年通货膨胀率达到90%以上,预算赤字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5%,政府财政离宣布破产、中止支付外债仅余数周时间。

屋漏偏逢连夜雨,1988年世界粮食歉收,美国趁机限制粮食出口,国际粮价从1989年起持续暴涨,小麦价格的上涨尤其迅猛。

基辛格有一句经典名言:“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住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住了所有的人;如果你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住了整个世界。”退一步说,如果你有本事操纵石油和粮食价格,那么同样有可能影响世界历史进程。

美国赢得冷战胜利主要不是凭借超强的军事实力,而是依靠市场经济、宪政法治以及在此基础上的文化和意识形态优势,1980年代国际油价暴跌则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里根政府在国力衰退、苏攻美守、内外交困、自身难保的困境下,大幅度调整内政外交,对内推行“供给侧”经济改革,对外逼迫苏联进行新一轮军备竞赛,同时对症下药,联手沙特操纵国际油价,终于使过度扩张的泥足巨人苏联陷入巨大困境,造成灭顶之灾。

苏联的专制统治机器和全球争霸战略需要天文数字的庞大的资金才能维持运转。油价崩盘枯竭了苏联从西方进口先进技术设备、粮食和消费品的财力,急剧削弱甚至瘫痪了苏联向各加盟共和国、东欧卫星国以及越南、古巴等盟国和世界革命战略要地输血供氧、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的实力,迅速造成国内外塌方式全面溃败。

石油是苏联大国崛起和全球扩张称霸的头号王牌,一不留神却被美国玩儿成了灭亡它的致命死穴。

在外交领域,苏联被迫妥协退让,认败服输,阵营坍塌瓦解。在国内领域,经济极度困窘,食品严重短缺,国家财政濒临破产,民众怨声载道,军队利益严重受损,甚至困难到军饷都不能按时下发,哪里还有“男儿”愿意为腐败无能的政权卖命。

戈尔巴乔夫病急乱投医,没有深入分析导致苏联经济灾难的外部原因,反而将困境完全归罪于自身经济和政治制度的传统弊端。在崩塌和灾难的乱局之中,他不是稳中求变,而是急于推动民主化、透明化政治改革。

可是,政治改革不可能奇迹般地迅速解决几十年累积的经济困境难题,也不可能减轻因油价暴跌导致迫在眉睫的财政崩溃灾难,反而百倍放大了苏联僵化体制的弊端,空前暴露了苏共领导人的腐败无能,鼓动民众对改革失败深感不满,造成党内高层政权分裂,最终引发各加盟共和国独立倾向。

这样,油价暴跌引发经济危机,危机演变为经济灾难,灾难导致财政破产,破产造成政治失控,数十年累积的社会矛盾喷薄而出,点燃民族分裂之火,迅速形成燎原之势,武力顾此失彼,根本无从下手。苏联最终没有出现兵连祸结、全面内战、哀鸿遍野的悲剧局面,而是在1991年选择安稳解体、和平分家,堪称不幸之中的大幸,功德无量,造福人类。

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1991年苏联解体,直到1999年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下台,世界油价连续15年萎靡不振,一直在15-20美元一桶上下徘徊,1998年甚至跌至9.25美元一桶。从戈尔巴乔夫改革到叶利钦推行“休克疗法”,都是在油价下跌、食品短缺、物价飙升、金融危机、社会动荡的混乱局面下进行。

苏联的分崩离析,恐怕很难简单地归结为改革政策失误和戈尔巴乔夫“叛变”造成的必然结果。究竟是国际油价暴跌、经济灾难造成改革失败,还是改革失败引起经济灾难和苏联解体,完全是一团乱麻。

世纪之交,以美国经济全球化为火车头,以微型电脑、互联网、电子商务和生物科技为引擎,高科技革命引发全球经济高速增长。“世界工厂”中国异军崛起,高速增长,带动石油、钢铁等大宗商品需求剧增。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后,乌克兰国际油价开始飙升,2007年逼近100美元一桶大关,2008年7月纽约商品交易所原油期货价格创下147.27美元一桶历史最高记录。

在国际油价暴涨的背景下,“普京大帝”一度趾高气扬,深孚众望;俄罗斯经济一度高速增长,从欧洲病夫变成“金砖四国”之一。“千古罪人”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只能哀叹时乖命蹇,生不逢时。

在《帝国的消亡:当代俄罗斯应从中汲取的教训》中,俄罗斯副总理叶戈尔盖达尔坦率承认:“导致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解体的苏联经济危机,以及它是在何时、以何种方法爆发--所有这一切都与石油市场的发展密切相关。”“1980年代中期苏联遭遇了严重的收支平衡和财政体系危机,进而转变为全面经济危机,导致生产和生活水平急剧下降,政治失去稳定,最终则是现存政治制度和苏维埃帝国理所当然的崩溃。”

苏联分崩离析及其在冷战中一败途地,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历史事件,内因和外因皆有。各种矛盾和因素交织在一起,复杂纷繁,眼花缭乱。不同阵营、不同立场的政治家和学者,都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进行过全面思考和深入分析。

前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俄罗斯久加诺夫侧重从“内因”角度,深刻揭示了苏共极权专制的制度弊端和历史教训。他认为:“苏共丧失政权的最主要原因是,在长期的制度下,实行了三垄断: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制度,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垄断资源与经济利益的经济制度。”

美国冷战学者彼得施威泽侧重从“外因”角度强调:“在美国政府对苏政策的范围之外调查苏联分崩离析的原因,就像调查一起突如其来、始料不及、不可思议的神秘死亡案件时,完全不考虑谋杀的可能性,或者不对灾难的周围环境进行最起码的调查。”

“把克里姆林宫推下灾难的深渊,并非哪一个事件或者某一项政策。美国政府的总体战略之所以具有如此之大的威力,是各种政策的综合累积效应。这些政策就像一阵阵猛烈的飓风,呼啸吹入虚弱不堪的苏联体制之中。”

“如果当年克里姆林宫没有面临美国战略防御计划和国防建设的军事挑战、在波兰军管和阿富汗战争的地缘政治挫折、在石油出口方面因油价暴跌蒙受数百亿美元硬通货损失,以及无法获得西方技术等综合因素所造成的累积效应,我们有理由相信苏联可以闯过风暴。苏联的制度,并不是一种在任何国际环境中都命中注定会自我毁灭的体制。里根政府的秘密战略能够、而且确实改变了苏联的历史进程。”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