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女7男芬兰美女内阁惊艳全球:欧洲为何盛产“政治鲜肉”?

在执政团队多以男人为主导的欧洲乃至世界政坛,由12名女性和7名男性组成的芬兰新内阁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岁的芬兰社会人、前交通部长桑娜·马林正式就任芬兰总理,她不仅成为芬兰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总理,也是世界上最年轻的现任政府首脑。

马林与三位女性新内阁成员的合照在社交网络上迅速传播开来:她们身穿黑色西装,年轻干练,露出富有亲和力的微笑。即将履职的芬兰五党联合政府中,所有政党均为女性,其中四位年龄不超过35岁。

2017年5月,39岁的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给世人带来震撼。他的当选打破了拿破仑·波拿巴保持了170年的法国最年轻总统纪录。马克龙和比自己大24岁的中学老师结婚,至今恩爱如昔的爱情故事也让坊间热议不断。

马克龙上台后不久,31岁的奥地利外交部长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将自己的竞选海报设计成“时尚大片”,“性感的黑”是他的竞选口号。竞选期间满大街都是库尔茨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他亦成为奥地利的“国民老公”,更是丈母娘心中的“完美女婿”。凭借“政治+迷妹”的双重攻势,库尔茨所领导的中右翼奥地利人民党在2017年10月的国民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他也创下全球最年轻国家首脑纪录。

梅特·弗雷泽里克森在2019年6月成为丹麦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也是丹麦第二位女首相。她大选中聚焦社会福利、气候变化、移民等议题,承诺增加公共支出,上调企业税和富人税,进行养老金改革,关注气候变化等。

出生于赫尔辛基的马林则是在LGBT(指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家庭中长大。这位政坛女强人毫不吝啬于向公众晒出其私人生活,未婚先孕的她生下两个宝宝,并大方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自己的怀孕历程,还贴出给孩子喂奶的照片。

除了以上这几位,2016年于里·拉塔斯成为爱沙尼亚总理时年仅38岁,他深受整个波罗的海国家俄语少数族群的欢迎;同样于38岁上台的爱尔兰总理里奥·瓦拉德卡,在该国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就公开出柜了;现年39岁的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在2019年3月基督城枪击案后表现出沉着冷静的应对方式受到外界赞许。

总部位于美国的One Earth Future基金会调查了半个多世纪以来的200多个国家、2300多位领导人的信息。数据显示,自1950年以来,全球领导人的平均年龄呈现出不断上升的趋势,但欧洲领导人的平均年龄自1980年以来一直在下降,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正在崛起的欧洲年轻一代政治领袖,他们的求学时间普遍比上一代更长,并且成长于更加多元化的环境当中。”彭博社分析说,他们可以自主使用互联网,并且会无视过时的政治组织形式,更多相信公民社会而非政党政治,对特定问题充满热情,而不是无所不包的意识形态。“相比于前辈,意识形态和身份对他们来说并不那么重要。他们利用传统政治制度来获得权力,但对其忠诚度却很低。”

马克龙在2016年组建了政治团体“前进运动”,宣称自己“非左非右”,而是代表整个法国。这一理念成功吸引到民众的支持,“前进运动”也借势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彻底打乱了法国固有的政治版图。曾担任政府经济政策顾问的让·雅克·巴伯里将马克龙惊人的政治影响力比作打车软件“优步”,“马克龙优化了如‘出租车行业’一般的法国政治体系,送别了数百名老牌政客”。

债务危机戳破了欧盟的华丽外衣,高福利制度让国家财政赤字不堪重负,退休人口占到欧盟成员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老龄化与人口萎缩成为困扰欧洲的难题。与此同时,难民危机、袭击以及英国脱欧引发的欧洲一体化危机,也让各国政党如履薄冰。

“在民粹主义崛起的背景下,欧洲各国政党都在进行自我改良,以应对民众信心的下降。重塑领导人的形象正是其着手的方向之一。”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蓓向《凤凰周刊》评价说,“一些年轻面孔无异于给欧洲民众打了一针‘兴奋剂’。民众期盼年轻的政治领袖能够打破固有政治模式和传统思维,这让他们有了走到政治舞台中央的契机。”

刚刚结束的英国大选中,虽然自由乔·斯温森最终落选,但她作为“80后”女将信心满满投入选战,还将支持者的孩子抱入怀中的画面,赢得不少掌声。“在欧洲,很多中左翼党派的政治立场更能体现年轻人的关切,比如英国自由就更加关注性别平等、环境保护等议题。所以年轻的领导人也更多出现在这些中左党派之中。”张蓓说。

除此以外,这些新生代领导人也比他们的前辈更善于利用社交媒体,展现自己的亲和力,以及宣传政治理念。马林的社交媒体就给她的竞选之路加分不少,她曾坦言:“我代表了年轻一代,当涉及到社交媒体时,我认为我是一个人,一个真实的人,即使我是总理。因此,我不会改变自己的举止。”这也让越来越多的老一辈政客开始学习互联网运用,改变与民众的沟通方式。

性别平权是欧洲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北欧那些异军突起的女性领导人也备受关注。除了芬兰,丹麦首相梅特 弗雷泽里克森和挪威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都是女性,丹麦九个政党中有四个由女性掌舵;瑞典政府和政党领导人中亦有半数是女性。

“这是因为北欧早于其他国家赋予女性选举权。”世界经济论坛理事会成员萨迪亚·扎希迪解释说,芬兰早在1906年就开放了女性选举权,美国直到1920年才给予女性选举权。“北欧国家的女性拥有诸多生育方面的福利政策,包括慷慨的带薪育儿假,父亲也同样享有带薪产假,使得女性没有后顾之忧。”

随着双职工和单亲家庭数量的增加,对托儿服务的新需求也出现了。欧洲性别平等研究所认为,高质量、可获得和可负担得起的托儿服务是使父母能够留在或加入劳动力市场和减少就业方面的性别差距的关键。在这方面,芬兰同样树立了标杆。

此外,《欧洲政治科学评论》的研究表明,配额制度是提高女性在议会中所占比例的有效手段。部分欧盟成员国出台了“女性配额”法案,以立法形式规定大型企业和联邦政府部门管理层中的女性比例。

12月1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linkr.com/,荷兰欧盟委员会首位女主席冯德莱恩甫一上任,就组建了欧委会史上第一个基本实现性别平衡的团队——如今的27名团队成员中有13名女性、14名男性。冯德莱恩说,希望扭转半个世纪以来女性委员数不足20%的情况。

相比欧洲诸国,美国在女性参政方面则有些跟不上脚步了。希拉里·克林顿原本在2016年有望成为首位女性美国总统,可惜未能如愿。2020年的美国大选,一度热门的非裔女性总统候选人卡马拉·哈里斯被视为“女版奥巴马”,如今却由于“资金不足”而退出角逐。

联合国妇女署与各国议会联盟每两年更新一次《妇女参政地图》,就女性在政府立法和行政部门所占的比例对全球各国进行排名。2019年的排名显示,全球193个国家中,美国位列第78位。过去20年,由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女性参政人数均有提高,使得美国的排名一直下降。

有分析认为,随着英国脱欧、美国也在特朗普掌权下变得更“内向”,英美的影响力将减弱;而欧洲多位新生代领导人正以乐观态度展望自由开放的世界,使欧盟焕发生机并有望在世界舞台上发挥更重要作用。

当然,这些年轻领导人也会遭遇质疑。欧洲外交关系理事会高级政策研究员利伊克就说:“他们看上去表面很光鲜,但内在与外表相配吗?”

上台才两年多,马克龙便遭受各方挑战。2018年底马克龙政府提高燃油税,全国爆发“黄马甲”运动,荷兰其支持率也降到历史最低点。2019年马克龙政府试图推动退休改革,又招致工会主导的全国大罢工。

在国际舞台,马克龙在北约峰会上的一句“北约脑死亡”惹了祸,被批评是在挑起矛盾,破坏团结。与此同时,法国对美国科技巨头征收“数字税”,使得法美陷入贸易摩擦。他所呼吁打造的“欧洲军”,不仅被特朗普嘲讽,也未能得到欧盟的响应。最新民调显示,虽然马克龙支持率微微提升,但负面评价仍占多数。

曾经的全球最年轻领导人库尔茨,上台不久后遭到弹劾下台,成为奥地利执政时间最短的总理。这是因为极右翼的自由党在2019年5月爆出“通俄”丑闻,自由党当时正和库尔茨领导的人民党保持联盟关系,一时间舆论哗然,奥地利国民议会随后通过针对库尔茨及其内阁的不信任案,他也被罢免。不过在9月的国民议会选举中,人民党支持率大获全胜,库尔茨仍有望东山再起。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