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 英国的“精神高地”

苏格兰是英国文化名人辈出的“精神高地”,18日,苏格兰苏格兰举行公投,如果失去苏格兰,英国的文化基因可能会发生变化,文化多样性将受到冲击。风笛、格子裙、威士忌、高尔夫这些来自苏格兰,已成为英国文化组成部分的东西,将离英国而去。

在爱丁堡著名的皇家一英里大道上,赫然伫立着一座高大的青铜人物雕像。他身上披着宽松衣袍,怡然而坐,睿智的目光默默地俯视着路过的行人,似乎在思考着某个深奥的哲学问题。几乎每个到此一游的观光客,都会抚摸铜像前伸的右脚趾头合影留念,致使这只脚趾头被摸得金光闪闪。雕像的基座写着英文字母HUME,这便是苏格兰哲学家、经济学家、历史学家大卫·休谟,他被视为苏格兰启蒙运动以及西方哲学历史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伏尔泰说过,英格兰的启蒙思想都来自苏格兰。休谟正是那个年代对苏格兰、甚至英格兰产生深远影响的杰出代表。

除了休谟,苏格兰还培育了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国富论》迄今仍是经济学的必读书目。历史小说家沃尔特·司各特创作了30多部历史小说巨著,爱丁堡王子街上仿佛教堂的司各特纪念碑,象征着后人对这位苏格兰大作家的崇敬和爱戴。

苏格兰著名诗人罗伯特·彭斯的《友谊地久天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linkr.com/,苏格兰不但在中国家喻户晓,而且它优美的曲调至今仍在世界各地回响。中国读者都熟悉福尔摩斯,而这一侦探人物的创作者柯南·道尔是正宗的苏格兰人。风靡全球的《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也诞生在爱丁堡,当年,作者罗琳穷困潦倒,就是在爱丁堡的大象咖啡屋破旧的小桌上写下《哈利·波特》系列小说的前两部。

《环球时报》记者走在苏格兰的城镇和乡村,处处可以感受到苏格兰人对本民族文化特性的浓厚情结。苏格兰男子都喜爱戴着高高的毡帽,穿着格子裙和长筒袜,腰上还挎着精致的小羊皮包。不时可以看到背着苏格兰风笛的男子,站在街角,鼓着腮帮,吹起时而高亢欢快,时而悲怆幽怨的曲调,顿时使人们恍若置身于崎岖险峻的苏格兰高地,四周万籁寂静,只有凛冽的朔风在耳边刮过,一望无际的野草长到腰际,在风中如海浪翻腾,深邃湛蓝的湖泊倒映着茂密的树林和皑皑的雪山。

在苏格兰存在许多古老的家族,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独特的族微和苏格兰格子的样式。在爱丁堡城堡的一个大厅,屋顶和四面墙上满满地挂着无数的族徽。这些家族凝聚和传承着苏格兰的历史和文化。高尔夫运动的发源地,就在圣安德鲁斯的黄金海岸边,能到这个小城打一场高尔夫球,想必是许多高尔夫发烧友的憧憬。

苏格兰人在发明创造上建树颇多:瓦特发明蒸汽机、麦克里奥德发现胰岛素、贝尔发明电话、贝尔德发明电视、弗莱明发现青霉素、辛普森研究出麻醉剂。此外,世界上第一只克隆羊多利就是在苏格兰诞生的,今天,在爱丁堡的苏格兰国家博物馆中,有多利的展览专柜供参观。

在苏格兰,大学多达13所,英国最古老的大学圣安德鲁斯大学在苏格兰,世界级名校爱丁堡大学和格拉斯哥大学也在苏格兰。苏格兰大学的排名都很靠前。《环球时报》记者参观过苏格兰的阿伯丁大学和邓迪大学,这两所大学排名在英国百所大学前35名。

《环球时报》记者不久前还采访了爱丁堡国际艺术节总导演和总监米尔斯,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说,多年来,爱丁堡艺术节已经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国际品牌,折射出苏格兰文化的灿烂光芒。

位于爱丁堡的苏格兰国家博物馆研究员达伍斯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苏格兰的历史大约在一万年前就拉开了序幕,公元前1000年左右,凯尔特人通过贸易等活动,将其文化浸染到苏格兰,后来,罗马人占领英格兰,罗马人还沿着英格兰和苏格兰的边境,修建了著名的“哈德良长城”。爱丁堡大学历史教授詹姆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说,哈德良长城虽然只有100多公里长,但它的意义非凡,当时,罗马帝国君主哈德良修建它的目的,一是为了防御,二是想向苏格兰发出信息,即罗马人无意与苏格兰为敌,因此,可以说,苏格兰保持了纯粹的本土文化,罗马人从来没有踏上过苏格兰土地。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