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自从嘴炮打架输了以后爱尔兰人的打招呼方式都变了

自从嘴炮康纳打架输了之后,爱尔兰人的打招呼的方式都变了,小编亲自试过,上课的时候说了这句话给我们的一位爱尔兰英语老师,直接把他乐开了花,忙夸我是“goody goody” 戳视频

康纳出生于都柏林,1988年。这个在“干架世家”家庭里边儿长大的小伙子有一个爱打架的爹,却没能完美发挥基因的优势,而常常被欺负得鼻青脸肿。这在当时雄性荷尔蒙勃发的都柏林实在不是什么长脸的事情。崇尚维京精神的地盘上,你多多少少都得会打个架喝得酩酊大醉什么的,才对得起一个爱尔兰纯爷们儿的身份。所以康纳就被打架激发出了十分的热情和屡败屡战的精神,打完街头打巷尾,方圆十里地都是他的练习场。

在我们熟知的教科书式的人生经验中,这样的“人才”往往都辍学然后到社会接受了残酷的洗礼,最后穷困潦倒,不得善终。苏格兰

本来呢,康纳这个传统的爱尔兰人也应该毫不意外地是这个路子没错。教育方面基本没谱,生存技能堪忧,他爹托人找路子给谋到一份管子工的工作,差不多人生就这个结局了,至少还挺稳定。谁知道这个少年还是荷尔蒙太多使不完,哐一下辞职不干了,离家出走追寻梦想去了。

这不是一个容易实现的梦想,对于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康纳,对于一个并不盛产格斗选手的国度,对于一个没有资金赞助的年轻人,从来都没有特别大的希望。

在5年的时间里,没有任何收入,日夜在训练馆练习,康纳是靠吃快餐店残羹度过的,捡别人吃剩的薯条汉堡,为了一点食物被人轰出门外甚至拳脚相向。

“幸亏我比较能挨揍。”那时候还没有蓄起大红胡子的康纳比较乐观地看待了这个问题。

不过如果没有后来出现的女友Dee,康纳也实在无法一个人为着这仍然虚无的梦想坚持下去了。

后来康纳被人揶揄“吃软饭”,也是因为这段时期Dee以一人之力供起了这个中等个子男人的职业开端。

因为需要一个人供养两个人的生活以及负担康纳昂贵的训练费和比赛开销,Dee并不能像其他正值大好青春年华的女性一样买买买或者出门旅游享受生活。8年的时间里,Dee连一支平价口红的钱都很少舍得花费。

她打几份工,瞒住家人以全部力量资助男友的梦想,在家人全部反对的时候,在康纳事业开头不顺利的几年,在工作完还要回家给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康纳做饭洗衣的时候,Dee还是一直坚信这个她爱的爱尔兰男人终有一天会在UFC(无限制综合格斗冠军赛)扬名立万。

凭借自己不菲的成绩,其中包括一次4秒不到就KO对手的可怕记录,UFC在2013年和康纳签订了合约,爱尔兰人也终于成为了羽量级选手之一。

如今不看格斗比赛的路人都基本知道康纳麦格雷戈是谁。一个狂妄而实力惊人的格斗巨星。一个UFC的当红炸子鸡。一个知名度在短短两三年内迅速打开的响亮名字。

八角笼内从来不乏好手,可是康纳似乎获得了格斗选手从来都没有达到过的荣誉顶峰。实力么?

康纳的实力是毫无疑问的,“金腰带”,“羽量级冠军宝座”都已被他收入囊中,其中最值得人津津乐道的一场比赛,或许还是跟Jose Aldo这位十年不败的前冠军的一战。

2015年12月12日,康纳花了仅仅13秒就领走了冠军奖杯,这一场让人来不及反应的KO瞬间使得这个爱尔兰常胜将军收获了爆炸般的知名度和大批粉丝。

然而康纳把格斗比赛推向了更广的受众群体,这并不是一位绝佳的格斗好手凭实力就可以达到的。

康纳每次的出场都很惊人,他的叫阵可谓充满了爱尔兰英语对攻击性词汇的完美诠释。口出狂言,哗众取宠。这本身就是红胡子本人的标签,他和真正的“嘴炮”唯一的区别在于:

要是哪一天我说我能长过姚明,大家都要哈哈大笑了。因为很明显,我在做梦。康纳能把强大的对手贬得一文不值,大家之前也哈哈大笑了,可是后来就发现他可不是开玩笑。他说打倒谁,还真就能打倒谁。

这个特别会打的纹身小子打破了该惯例,这是“特别能打特别能嘴炮”门派掌门人。

他是爱尔兰人。UFC是美国比赛。如果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们来解释一下。爱尔兰裔美国人,是美国第二大白人族群,仅次于德裔美国人,有四千万人口,几乎等同于全美黑人的总人口,比爱尔兰本土的爱尔兰人还要多得多。

在二十世纪之前,爱尔兰移民的地位不高,只能干粗活,后来由于他们内部团结,头脑灵活,能言善辩,渐渐在美国越混越好,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巨大成功,与生活在中西部的德裔农场主不同,爱尔兰裔主要分布在纽约、波士顿、芝加哥等大城市,他们从事的职业主要是商人、律师、警察和政府首脑,二战后美国最重要的三位总统,都是爱尔兰裔,肯尼迪,里根和克林顿都或多或少能在脸上找到一些爱尔兰血统的影子。如今在美国,爱尔兰血统几乎成为进入上流圈子的通行证,之前康纳上的美国热门脱口秀——柯南秀,主持人柯南也是爱尔兰裔。更重要的是,爱尔兰人热爱体育,在黑人统治美国体坛之前,大部分体育明星都是爱尔兰裔,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linkr.com/,苏格兰他们有很好的体育热情,几乎每个运动领域都有一支身着爱尔兰绿色战衣的球队,一般都以古爱尔兰人的族群命名——凯尔特人。简而言之,美国的爱尔兰人都很有钱,还都很爱体育。如果说NBA这项篮球运动身后有数百万黑人粉丝的话,那么以康纳的影响力,为格斗这项运动吸引数百万爱尔兰裔的粉丝不在话下,而且,一百万普通粉丝和一百万土豪粉丝的分量,是非常不同的。

爱尔兰嘴炮康纳的成功,正如UFC老板白大拿心中所知道的,大概就和1916年独立运动开始的爱尔兰一样,有不错的前景。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