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老龄化以后会怎样?看芬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linkr.com/,荷兰

北国芬兰是个老龄国家,超过65岁的老人有107万,占总人口的20%,笔者造访芬兰时见过许多当地老人,感觉他们都很幸福。

芬兰老人感觉幸福是因为自然环境使其健康长寿。芬兰拥有尚未受到污染的大自然,一踏上这片迷人的土地,都会为清新的空气、翠绿的草木、清澈的湖水、洁净的城市而陶醉。芬兰空气在欧洲排名第一,首都赫尔辛基市内烟囱冒白烟,素有绿肺美誉。

笔者在当地养老院见过一堵奇异的植物墙,墙上有许多小盒子,每个盒子里都有一株生长在特殊生物材料中的绿色植物,能大量吸收空气中有害物质,使久居室内的老人如置身于自然中。

芬兰水质号称世界第一,我曾问服务员,酒店水喉水能否饮用?她倒了一杯让我尝尝味道,感觉非常甘甜可口。她还告诉我,芬兰动过手术的病人,医生通常都会嘱咐每天用自来水冲洗几遍伤口,这样就能早日痊愈。

听说芬兰城市污水100%经过净化处理,因而80%河流、湖泊水质被评为极好或优良,连靠近工厂的水域也是如此。另外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还使芬兰人能够尽情享受来自田野、森林、湖泊和海洋中既新鲜又无污染的天然食品,所以这里男性平均寿命为74岁,女性则可达80岁。

有人说,芬兰老人健康还和他们常洗桑拿有关。我们下榻的酒店有个对住客免费开放的桑拿浴室,一天有位芬兰老人和我们一起洗桑拿,他用长柄铜勺频繁地向那堆滚烫石块上泼水,一股股炙热的蒸汽腾空而起,室内温度很快上升到80%uBAC以上,浴客个个大汗淋漓、心跳加速,可他却精神抖擞。一刻钟后老人走出浴房跳入冷水池中,我们问他冷不冷,老人说习惯了,在家乡洗桑拿后他还喜欢到雪地里打滚呢。

芬兰老人感觉幸福是因为社会保障使其生活无忧。芬兰是典型的福利国家,荷兰男女职工退休年龄均为65岁,工龄满40年的人可拿原工资60%的退休金,没有退休金收入的则可享受国民养老金。生活不能自理而家中又无人照顾的老人按不同护理等级可以申领不同金额的退休人员照顾津贴和伙食补助,年老长期患病的还能得到全额医疗补贴。

芬兰有400多座养老院,笔者参观了位于赫尔辛基市中心的那一家,这里所有设计都为老人方便着想,门很宽,到处安装扶手,还有专门为行动不便老人准备的浴床。对年迈体弱的老人,院方每天帮助穿衣穿鞋、洗头洗脸、用餐吃药,白天将其推到露台上晒太阳,晚上为他们翻身、换尿垫。养老院护理费很贵,每人每月约3000欧元,但老人自己只需支付其中很少一部分,其余都由社会福利承担。

许多芬兰老人希望在家庭这个温馨熟悉的环境里安度晚年,根据这种需求,赫尔辛基社会服务局将全市划分为四大区和若干小区并设立服务中心,为超过75岁体弱多病的居家老人提供周到的家政、保健及其他各种辅助服务。家政服务人员每天上门帮助老人洗漱、淋浴、剪指甲、换尿不湿,必要时包括穿衣、脱衣和洗衣,一日三餐送饭菜,为行动不便的老人代购食品和其他生活必需品,还可帮助打扫卫生,办理银行、邮局事宜,提供交通运输、住房维修服务,以及联系医护人员上门提供医疗保健服务。

赫尔辛基居家养老者手腕上都戴有一块安全表,床头装有报警装置,如感到不适或不慎摔倒,只要按下红色按钮,监控中心收到报警信号后会立即派救护车前来救援。

芬兰老人感觉幸福是因为丰富多彩的活动使其老有所乐。孤独是老人们普遍面临的问题,儿女不在身边、健康状况越来越差、熟识的亲朋好友相继过世都使他们备感苦闷和寂寞。为此赫尔辛基正在普及老人日托,对象是65岁以上居家养老者,每周一至周五,日托机构用残疾人出租车接送老人并为他们提供早餐、午餐和日间咖啡,让老人聚在一起聊天、散步、健身、做手工、玩游戏,每天仅收15欧元餐费和接送费。

芬兰还在全国建立了几百家老人娱乐中心,里头有玩牌、下棋、打球、跳交谊舞、做健身操,有钩台布、织毛衣、设计制作泥塑和家具,还有学习外语、绘画、摄影,参加歌咏合唱团或电影俱乐部,还可在此报名上老年大学,很多芬兰老人都把娱乐中心当作自己第二个家,认为这是对居家养老模式最好的补充。

芬兰老人有时会忘记年龄去参加一些本该年青人参加的古怪比赛,如背夫人、摘草莓、蒸桑拿等。芬兰是千湖之国,冬季又长,在冰封湖面上凿洞钓鱼是芬兰老人最喜爱的娱乐运动。有一天笔者看见有个年近八旬的老人在冰湖上熟练地转动冰钻,不一会就在60多厘米厚的冰面上钻开了一个杯口大的洞,他把细如发丝的钓线垂入冰洞,手握不到一尺长的鱼竿,有节奏地提着钓线,用心去感觉是否有鱼上钩。老人看到我们也有兴趣,就把多余的鱼具借给我们,让我们也过把钻洞钓鱼的瘾。我看到老人不时变换着地方钻洞,他说这是为了钓到更多的鱼,虽然老人直喘粗气,但看得出钓鱼给了他不一般的乐趣。

芬兰老人感觉幸福还因为他们得到社会的理解和尊重。赫尔辛基养老院除了可升降移动的床和床头柜必须由院方提供,老人可将家中喜爱的家具物品搬来并按自己喜好布置房间。

虽然芬兰有众多养老院,但人们还是觉得应尽可能让老人生活在自己家中,听养老院负责人说,他们只收两种人,一种是需要24小时护理的老人,一种是每天需护理员上门服务超过三次的老人。目前芬兰90%的65岁以上老人、70%的85岁以上老人都根据他们自己的意愿住在家中,而由一个覆盖全国的家庭服务网约1万多名专职人员为老人提供各种服务,还有数千名志愿者通过打电话或上门与老人聊天,消除他们的孤独和寂寞,他们特别注意关心那些性格内向、情绪低落的老人。

为了帮助独居老人,芬兰近年还悄然兴起“丈夫小时工”和“老人公寓女主人”两种职业,使他(她)们在生活上有个可以倚赖的好帮手。所有这些做法都基于一个理念,那就是老人不仅需要良好的物质生活,老人更需要社会倾听他们的心声,尊重他们的决定,尽管他们衰老了,但他们还是自己命运的主宰者。

赫尔辛基市中心有座罕见的教堂,修建在一整块凿开的岩石中,内壁上还留有明显的钢钎敲凿痕迹,抬头仰望穹隆,巨大的紫铜拱顶用180根放射状斜梁与岩壁相连,阳光透过斜梁间玻璃天窗洒落下来,与祭坛上的烛光相映成辉。岩壁上有一架巨型管风琴,乐音震撼着每个人的心灵。

笔者看见有一位穿军大衣的老人独坐在教堂长凳上,前襟挂满了各种奖章,就上前要求和他合影,老人欣然应允并对我说,年轻时他是芬兰军团轻骑兵,为保卫国土和入侵敌人浴血奋战,立下战功。如今他常会来此坐坐,回忆那段岁月和许多逝去的战友。他说自己年纪大了,不能再干些什么了,可芬兰年青人仍非常敬重他,这令他很开心。

芬兰的养老保障体系建立在芬兰特定的国家制度、经济发展水平和人口结构等国情基础上,芬兰是高税收国家,个人收入40%以上要用来缴税;也是高度发达的后工业化国家(2019年人均GDP将近5万美元,世界排名第15位);芬兰只有543万人,仅为上海人口的1/6。当下我国也已步入快速老龄化阶段,老年人口占比已达11.9%;另外中国属于未富先老(2019年人均GDP为1.04万美元,世界排名第71位),应对老龄化的手段还很薄弱,2018年我国仅3%的老人能享受养老机构服务,每千人养老床位只有29.9张,缺口数近千万张。

笔者以为,鉴于上述原因我们不可能照抄芬兰作业,中国应立足自身国情,逐步健全完善国家养老保障体系,逐步建立多渠道、多层次、多种形式的养老保障体制,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养老路子。当然在进行上述努力时,芬兰的某些经验值得我们借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